新聞資訊

何文波:怎樣看待鋼鐵企業的改革管理歷程以及競爭優勢的重塑

友發鋼管集團——連續14年位列中國企業500強    丨    2019.09.26    丨    563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黨委書記 何文波

70年波瀾壯闊。由計劃經濟時期政府機關的生產部門,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下法人經濟實體和市場競爭主體,中國鋼鐵企業實現了脫胎換骨的轉變,成為大國崛起當之無愧的鋼鐵力量。

“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按照黨的十九大的要求,中國鋼鐵企業再次邁開深化改革、管理創新的步伐,開始了新一輪更加值得期待、更加令人鼓舞的深刻轉變。

以主人翁精神闖關奪隘

推動工業經濟創新發展

新中國的70年,也是鋼鐵人在黨的領導下,發揚主人翁精神大膽創新、勇于實踐的70年。鋼鐵工業在不同歷史階段圍繞發展難題所形成的一系列原創性的管理、改革經驗,均具有里程碑意義,至今仍值得回味、總結。

*個里程碑,當屬“鞍鋼憲法”。

“鞍鋼憲法”是上世紀60年代初鞍鋼總結出來的一套企業管理基本經驗。毛澤東同志將之區別于前蘇聯的“馬鋼憲法”(以前蘇聯馬格尼托哥爾斯克鋼廠經驗為代表的一長制管理方法),稱作“鞍鋼憲法”。當時的冶金部將“鞍鋼憲法”概括為5項原則,即:實行政治掛帥,加強黨的領導,大搞群眾運動,實行“兩參一改三結合”(兩參:干部參加勞動,工人參加管理;一改:改革一切不合理的規章制度;三結合:領導干部、技術人員和工人為主的各種形式的三結合),不斷開展技術革命和技術革新。此后,“鞍鋼憲法”在全國范圍內推廣。

新中國成立之初,企業領導體制和生產經營管理模式均照搬前蘇聯。在這個背景下產生的“鞍鋼憲法”,標志著中國式企業管理經驗的誕生,具有重要的開創意義。當前,鞍鋼正組織力量深入研究新時代“鞍鋼憲法”。這對于推進國有企業高質量發展、轉變社會公眾對鋼鐵行業的認識、堅定鋼鐵人的文化自信和發展信心具有重要的意義。

第二個里程碑,是產生于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期(1978年~1992年)的首鋼承包制。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拉開我國改革開放的偉大進程。1979年5月25日,作為京津滬8個國企改革試點之一,首鋼開始實行承包制改革。難能可貴的是,首鋼在這個期間積極探索經營機制的轉換,先后創造性地采取打破“平均主義的三個百分百”(每名職工都必須百分之百地執行規章制度;出現違規違制,都要百分之百地登記上報;不管是否造成損失,對違制者要百分之百地扣除當月全部獎金)“取消干部、工人界限”等改革措施,探索出一套責任、考核、獎懲三結合的管理方式,開創干部能上能下之先河。首鋼承包制所體現的解放思想、先行先試的創新意義,給予今天的鋼鐵人以啟迪。

第三個里程碑,是武鋼走質量效益型道路。

武鋼引進的“一米七”軋機工程投產后,廢品率一度居高不下。經過3年減少廢品活動和3年產品質量升級活動,到1989年,武鋼明確提出了“走質量效益型發展道路”的發展戰略。1992年,國務院辦公廳批轉了武鋼走質量效益型道路的報告,號召全國工交企業學習武鋼。

武鋼走質量效益型道路,是改革開放之初的中國鋼鐵企業面對世界先進技術裝備與粗放管理模式之間的矛盾而進行的一次自主變革,并且逐步摸索出了具有中國特色的現代化管理模式。直到今天,武鋼的質量效益型道路仍然具有強烈的現實意義。

第四個里程碑,是產生于市場經濟改革初期(1993年~2001年)的邯鋼經驗。

1993年底召開的十四屆三中全會,不僅*次明確提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而且明確提出建立適應市場經濟要求,產權清晰、權責明確、政企分開、管理科學的現代企業制度。當年12月,《公司法》頒布,企業開始邁向成為真正獨立的法人實體和市場競爭主體的轉型之旅。“不找市長找市場”,是這個時期鋼鐵企業的一種艱難轉變。

模擬市場核算,實行成本否決。誕生于此時的“邯鋼經驗”針對國有企業走上市場的種種不適應,通過轉變觀念、“推墻入海”,充分調動了廣大職工當家理財、精打細算、加強管理、深挖潛力的積極性,在全國掀起了一場企業管理模式的革命。從邯鋼經驗發展而來的“對標挖潛,降本增效”,至今仍是企業加強成本管理的有效方法。

第五個里程碑,當推集現代化企業管理經驗之大成的“寶鋼之路”。

寶鋼于1978年12月動工建設,1985年9月一期工程投產,歷經40年創新發展,2016年和武鋼聯合重組成立中國寶武鋼鐵集團,產能規模達到7000萬噸,居中國*、全球第二,成為我國鋼鐵行業的“航母”“旗艦”。

“集中一貫的工廠化管理模式”“以作業長制為中心的基層管理”“企業管理以財務管理為中心”“實施全面預算管理”“制訂標準成本管理制度”“堅持規范化、制度化的董事會運作模式”……40年來,這些來自寶鋼的管理“新名詞”,不斷匯入企業現代化管理的“詞典”中。時至今日,寶鋼現代化企業管理經驗被總結概括為“寶鋼之路”,即:始終遵循鄧小平同志題詞“掌握新技術,要善于學習,更要善于創新”的要求,堅持“嚴格苛求、學習創新、實事求是、與時俱進”的發展理念,與中國改革開放同行,引領行業技術進步,走出了一條引進、消化、吸收、創新的技術進步之路;始終對標世界一流,走出了一條質量效益型現代鋼鐵企業發展之路;融入全球市場競爭,走出了一條從工廠管理到集團化運營、國際化經營的重組改革之路;堅持綠色低碳制造,走出了一條節能環保、可持續發展之路;全面落實黨建責任,走出了一條加強國企黨建、發揮國企獨特優勢的實踐之路。

第六個、第七個……第N個里程碑,屬于所有銳意創新的鋼鐵人。

特別是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的大潮中,從1991年寶鋼、鞍鋼、武鋼、攀鋼成為組建大型企業集團試點,到1998年上海寶鋼集團、湖南華菱鋼鐵集團等集團公司組建,再到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時期(2002年~2012年)山鋼集團和河鋼集團的組建、鞍鋼重組攀鋼;從1992年寶鋼、武鋼率先開展“精干主體,分離輔助”改革,到1997年16家冶金企業實施破產、38家冶金企業實施兼并,到1999年寶鋼集團梅山公司成為冶金行業首家“債轉股”試點企業,鋼鐵企業一批技改項目獲得國家貼息貸款;從1993年馬鋼“中國鋼鐵*股”橫空出世,1994年天津鋼管公司、太鋼、本鋼等12家企業進入現代企業制度試點名單,到進入新世紀,以沙鋼、建龍、德龍等為代表的民營鋼鐵企業快速崛起,馬鋼、寶鋼、武鋼、鞍鋼等鋼鐵上市公司陸續完成股權分置改革,武鋼股份、寶鋼股份、華菱管線等一批企業實現規范化整體上市,寶鋼等企業建立完善以法人治理結構為核心的現代企業制度……鋼鐵企業在緊鑼密鼓地轉換經營機制,調整所有制結構,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實施“精干主體,分離輔助”改組、改制,通過兼并破產、增資減債推進國有企業扭虧脫困,推進股份制改造,推進現代產權制度改革,推進企業并購重組等持續深化的改革中,屢屢擔負試點任務,逢山開路、遇水架橋,而沒有試點任務的企業也同樣大膽探索,不甘人后,共同為國家政策調整、制度創新提供實踐依據。

70年豐碑赫赫。中國鋼鐵人就是這樣,用主人翁的責任擔當和一往無前的首創精神,用一次又一次鳳凰涅槃般的實踐創新,有力推動了中國工業經濟的發展。

釋放主體活力,鋼鐵企業四大轉變前景可期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強調經濟體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核心是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黨的十九大報告進一步指出,要著力構建市場機制有效、微觀主體有活力、宏觀調控有度的經濟體制,不斷增強我國經濟創新力和競爭力。由此,鋼鐵企業著眼于完善現代企業制度,著眼于企業發展的動力變革、質量變革、效率變革,開啟了新一輪深化改革、管理創新。其中4個方面的轉變,尤其值得關注。

一是集團企業通過完善投資及資本管理機制,實現從產業經營到資本運營的轉變。比如,中國寶武積極探索投資公司“以管資本為主”的運作模式,深化完善法人治理結構,同時優化健全權責對等、運轉協調、有效制衡的決策執行監督機制。鞍鋼通過壓茬推進公司制改制、規范法人治理結構建設、構建完善戰略管控模式下差異化管控體系、全面實施契約化經營等改革攻堅措施,基本構建了符合現代企業制度要求的管控模式、管控架構。山鋼按照國有資本投資公司的功能定位,厘清管理邊界,創新組織結構,初步搭建起“1個國有資本投資公司﹢N個產業子公司”的組織架構。

二是加強集團公司管控,深化三項制度改革,由“龐大臃腫”向精干高效轉變。比如,首鋼全面完成500萬噸鋼去產能任務,企業退出73家,閉合“失血點”62項;2015年~2017年共轉型分流6.8萬人,鋼鐵企業實物勞動生產率提高60%。包鋼2016年以來壓縮集團總部職能部門50%、集團直屬單位及各板塊基層機構35%。沙鋼在全集團范圍內實施以投資、購銷、人力、財務、技術等為要素的“三整合、五統一”,使集團的人員、資金、采購、銷售等方面的資源配置得到了優化。

三是加快混合所有制改革,由股權結構單一向產權多元化轉變。除沙鋼入主東北特鋼、建龍重整北滿特鋼等混合所有制改革實踐外,中國寶武在*子公司層面全面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南鋼摸索建立了適合現階段的合伙人制,并按照“風險共擔、成果共享”的原則進行效益分成,解決傳統企業體制和機制在互聯網時代的一系列矛盾與沖突;鞍鋼、山鋼、安鋼等集團企業在推進旗下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方面也屢獲突破。

四是優化企業的產業結構,從一業、一地為主,向主業與多元產業協同發展、產業布局更加合理轉變。比如,中信泰富特鋼集團先后收購青島特鋼、華菱錫鋼,實現了從“沿江”到“沿江+沿海”產業布局的戰略升級。河鋼、馬鋼、華菱、本鋼等一大批企業從戰略高度擘畫多元產業發展,大幅提高了企業競爭力。

在上述4個方面的轉變背后,是鋼鐵企業在深化改革、創新管理的方方面面已經和將要出臺的大量措施,可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其施策的深度、出手的力度和已經產生的效果,都使我們相信,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鋼鐵企業的市場主體活力將進一步釋放。

提質升級,鍛造世界一流企業

鋼鐵強國,一定是由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支撐起來的。那么,從企業改革和管理的角度看,在已經開始轉變的基礎上,我們應該從哪些方面入手,進一步塑造世界一流企業的競爭優勢?

其一,進一步加強創新能力建設,做創新型強企。企業的創新能力,既體現在研發投入等“硬件”上,也體現在創新文化等“軟件”上。而后者,更容易被企業忽視。太鋼之所以能屢屢研發出世界頂尖產品,與其創新文化的落地密切相關。真正營造尊重人才、尊重知識、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的創新文化,是離不開體制機制的深刻變革的。

其二,切實調整品種結構、提高質量,做質量效益型強企。盡管武鋼走質量效益型道路的經驗已推廣27年,但我們仍存在產品同質化嚴重、部分關鍵品種依賴進口、質量穩定性有待提高等問題。這迫切需要我們不滿足于現狀,下決心通過挖掘設備潛力、強化工藝技術攻關、嚴格標準化操作等措施,全面提高和改進普通產品質量穩定性、可靠性、耐久性和一致性;全面構建鋼鐵產品質量持續改進體系,努力實現從普通、中端、高端產品到關鍵核心產品的全覆蓋,加快形成質量競爭新優勢。

其三,加速實現由生產商向服務商的角色轉變,做服務型強企。這是我們構建全球競爭力必不可少的轉變。由生產商轉為服務商,要求鋼鐵企業將為用戶服務的理念深入到“產供銷研”的全流程、各環節,先期介入,為客戶提供全方位、多層次的服務。在這方面,河鋼集團推進客戶端組織結構調整,讓產線直面市場,以及與客戶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協同關系的客戶關系重構,值得其他企業借鑒。

其四,加強兩化深度融合,做智慧型強企。工信部發布的《信息化和工業化融合發展規劃(2016-2020)》提出,到2020年,全國兩化融合發展指數要達到85點。2018年,鋼鐵行業兩化融合指數為51.2點,關鍵工序數控化率達到68.7%,整體處于起步階段,且企業間差距很大。我們需要盡快制訂出適合鋼鐵工業智能制造的發展路線圖,在基礎設施健全、標準體系構建、推動行業應用、人才隊伍培養等方面全方位發力,加快推動智慧型鋼企的建設。

其五,依法合規經營,做法治型強企。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開辟出全面依法治國理論和實踐的新境界。在這個全面依法治國的新時代,企業的法治化管理水平,成為核心競爭力的新內涵。僅從安全、環保、誠信3個方面來看,三者都是企業依法合規經營的本質要求,都是企業健康發展的“門檻”“紅線”。如今,絕大多數企業已經形成了環保的“紅線”意識,但僥幸心理仍然存在;而對安全、誠信這兩條日益清晰的“紅線”尚缺乏足夠的重視。從打造世界一流企業角度看,我們不能等待“紅線”成為“大限”之后再被動整改,而是要主動內化責任,加快推進由依法治企向合規管理的轉變,夯實基業常青的根基。

其六,邁上中高端,做國際型強企。進入新時代,中國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的要求,以及“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都要求我們必須加快培育國際競爭新優勢,著力開展國際產能合作和提升國際化經營水平。目前,我們在國際化方面已經進行了很多積極的探索。未來,我們需要立足產業比較優勢,著力構建鋼鐵產業生態圈,邁上全球價值鏈中高端。

大爭之世,非優即汰;崛起之時,不進則退。70年鋼鐵企業勠力改革創新的紅利,為當下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提供了良好的基礎和機會。當然,我們仍將承受改革之痛、創新之難。但是,克難攻堅之后,中國鋼鐵企業的活力將競相迸發,站上世界鋼鐵產業發展的制高點。

彩神 大发app